包头透视牌九|大牌九大小组合

首页>新闻中心>观点评论

对“钢厂搬迁”的三点认识

2019-07-03 11:20:00     作者:刘海民

  所谓“钢厂搬迁?#20445;?#26159;一个?#29615;?#21512;客观?#36136;担?#23481;易带来误解的概念。
  如果企业把机器装备拆下来搬往新厂址,安装起来?#25351;?#29983;产,可以称作搬迁。对于一些轻工行业、组装行业以及商贸企业来说,搬迁可能较为常见。而钢铁行业进行这种意义上的搬迁,古今中外极少发生。10年前国家某权威机关组织开展了“城市钢厂搬迁”课题研究,研究者经过检索,仅发现美国曾有过一起搬迁案例,即拉克万纳钢铁公司(Lackawanna Iron and Steel Company),因不能忍受严重的劳资冲突,于1902年自滨州的斯克兰顿市(Scranton)搬迁至纽约州的西塞尼卡市(West Seneca),后来还是倒闭了。我国抗战时期将汉阳钢铁厂、大冶铁厂的装备拆迁至重庆,重建为后来的重庆钢铁公司,大概可以算作第二例。除此而外,几十年前?#35775;?#19968;些钢铁厂关闭后,把整条生产线卖给我国,建成如首钢二炼钢、沙钢等生产基地,恐怕不能叫做“搬迁?#20445;?#22240;为并非同一个主体,只能称之为买卖二手设备。
  而上述这些情况,目前在我国已不复存在。前些年我国首钢、大连钢厂、重钢、青岛钢厂等,都是关闭、淘汰掉原址装备,在新址建成全新的生产线,据了解,利用旧设备的情况基本没有。发生这种变化的主要原因,第一,是钢铁生产装备多为工业炉窑,一经拆除就成为一堆废钢,可利用其原功能的不多;第二,也是更重要的是,我国冶金装?#38050;?#36896;和?#21830;准际?#27700;平大大提高,利用旧设备意义不大;第三,是弃旧建新往往伴随着?#38469;?#21319;级、工艺?#23433;?#21697;结构优化,旧设备往往不复利用。
  所以,现在所谓的“钢厂搬迁?#20445;?#23454;质上是关?#31449;?#21378;,在异地新建一座全新的钢厂。这和真正意义上的搬迁属于不同性质、依据不同的两类决策。
  关闭城区钢厂,主要是地方政府基于环保压力,为维护公共利益做出的决策,属于政府行为,应纳入拆迁范畴。
  城市钢厂是不是一定要关掉?不应一概而论,应全面权衡利弊,依法依规,慎重决策。笔者认为主要应在两方面进行综合考虑。一是要综合考虑关闭城市钢厂的必要性。是不是非关掉不足以使空气质量达标?一些城市把钢厂搬到近郊区,对?#32435;?#22478;区空气质量有多大作用?#23458;?#36807;?#38469;?#25913;造和严格监管,使城市钢厂达到超低?#27431;?#26631;准,能不能解决环境问题?能不能像日本等发达国家那样,让钢厂在消纳城市垃圾、处理污水和提供能源等方面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二是要综合考虑关掉钢厂的收益与成本。关闭城市钢厂除了减少财政收入、?#29992;?#23601;业外,还会给企业带来巨大的资产损失,这是成本。收益除了?#32435;?#31354;气质量外,还包括腾出土地进行其他产业开发,以及将?#23433;?#33021;指标?#24330;没?#35753;企业作价带走等。只有在全面综合考虑上述因素后,才能做出正确的决策。
  从?#36136;?#30475;,有的地方政府推进“钢厂退城”计划,经过?#35828;?#26597;研究、专家论证、资产评估和与相关利益方反复的沟通协商过程,企业资产损失得到补偿,职工得到安置,环境得以?#32435;疲?#20540;?#36152;?#20998;肯定。但也有一些地方,钢铁企业退城单纯依赖行政命令,似乎把企业?#26696;?#36208;?#20445;?#25919;府除了减少GDP外不需要付出任何其他代价,这明显有违有关法律和中央三令五申保护产权的精神。也有的地方为了不减少当地GDP、税收和就业,指令企业搬往几十公里外的近郊,对?#32435;?#31354;气质量作用不大。对此,建议有关部?#27431;?#38500;含义模糊的“钢厂搬迁”概念,明确将城市钢厂退出纳入拆迁范畴,依法依规推进实施。
  异地建厂,应该遵循市场配置资源的原则,?#25381;?#20225;业自主决策。
  目前我国钢铁需求已经进入峰?#30331;?#26410;来存在总体上缓慢下降的趋势,产能过剩仍是钢铁行业将长期面临的问题。对退出城市的多数钢铁企业而言,基本上没?#24515;?#23478;企业的产品是不可被其他企业替代的。所以,钢厂退城后并不一定非要再建一座钢厂。?#35789;?#20877;建钢厂,建在什么地方,市场定位如何,大宗原材料和产品如何进出,都是应该由企业及其投资者根据效益最大化原则全面慎重考虑做出的决策,而不应该由政府指令“搬迁”到某一划定的地方。
  (作者系冶金工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原国家冶金工业?#32844;?#20844;室副主任)

来源:中国冶金报-中国钢铁新闻网

编辑:周利勇

版权说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冶金报—中国钢铁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钢铁新闻网。媒体转载、摘编本网所刊 作品?#20445;?#38656;经书面授权。转载时需注明来源于《中国冶金报—中国钢铁新闻网》及作者姓名。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钢铁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 赞同其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
【3】 如果您对新闻发表评论,请遵守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并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 责任。
【4】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电话:010—010-64411649
品牌联盟
  • 燃烧装置2.gif
  • 湖南华菱集团.jpg
  • 山东钢铁集团.jpg
  • 1_看图王.png
  • W020190430461031429831.jpg
  • 首钢.jpg
  •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logo1.jpg
  • W020130618825601874406.jpg
  • W020130618825602778336.jpg
  • W020130618825603702632.jpg
  • W020130618825617201098.jpg
  • W020130618825606679805.jpg
  • W020130618825607505186.jpg
  • brand04.png
  • brand06.png
  • brand05.png
  • brand03.png
  • brand02.png
  • brand01.png
    read_image.gif

    地址:?#26412;?#24066;朝阳区安贞里三区26楼 ?#26102;啵?00029 电话:(010)64442120/(010)64442123 传真:(010)64411645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中国冶金报/中国钢铁新闻网法律顾问:大成律师事务所 杨贵生律师 电话:010-58137252 13501065895 Email:[email protected]

    中国钢铁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京ICP备07016269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228

    包头透视牌九 手机棋牌游戏平台 欢乐生肖开奖官网 福建时时2元网 九赢直播室 时时彩后三有多少注 幸运28倍投技巧 湖北快三专家免费计划 如何赚钱发财的23种方法 时时彩后三组六怎么玩 8彩